江蘇:構筑“藍色糧倉”先行區
信息來源:中國海洋報 作者:張向冰 發布日期:2018-08-06 訪問次數:

20世紀40年代后期,世界著名海洋生態學家、水產學家朱樹屏研究員提出了“水即是魚的牧場”的理念,倡導“種魚與開發水上牧場”;60年代后,我國海洋農業奠基人曾呈奎院士等提出了我國海洋漁業必須走“海洋農牧化”發展道路的觀點。

隨著現代漁業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人們對海洋牧場建設理念不斷深化。到目前為止,學術界尚未對海洋牧場作出統一的定義,反映出對海洋牧場的認識還在不斷深化和完善中。

在現代海洋牧場的江蘇實踐中,主要是通過人工魚礁、增殖放流等生態工程建設,修復或優化生態環境、保護和增殖漁業資源,并對生態、生物及漁業生產進行科學管理,使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協調發展,從而構筑我國“藍色糧倉”的先行區。

人工魚礁海洋牧場唱主角

上世紀末以來,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受人類活動干預的持續影響,近海生態系統遭受威脅,漁業資源衰退、近海水質污染等問題逐漸顯現。

作為江蘇乃至全國最重要漁場之一的呂泗漁場也不例外。江蘇省海洋水產研究所所長陸勤勤告訴記者:“調查表明,呂泗漁場海域主要海洋生物資源呈現小型化、低齡化特征,優質、大型經濟生物資源種群數量急劇下降,低質、小型、生命周期短、營養級水平低的種類資源相對上升,部分物種瀕臨滅絕,生物多樣性顯著降低。”

近年來,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日益重視海洋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海洋生態修復的投入力度不斷加大,海洋牧場建設正是其中重要的措施之一。

在陸勤勤看來,海洋牧場是基于海洋生物與環境相互作用的原理,在特定海域內,通過建設人工魚礁、海藻場和海草床等生境,營造或修復海洋生物繁殖、生長、索餌和避敵所需的場所,并結合增殖放流、生物馴化控制、休閑漁業開發、資源環境監測和巡查管護等措施,實現海域生態環境改善、漁業資源增殖及持續健康開發利用的復合型漁業模式。

“相比單一的增殖放流等方式,海洋牧場之于生態修復具有長效性、系統性等優勢。”陸勤勤表示,人工魚礁是海洋牧場的最重要組成部分,礁體受海洋環流沖擊后,在迎流面會形成上升渦流區,背流面會產生渦動緩流區,沉積于海底的有機碎屑及營養物質會隨上升流擴散至水體中上層,從而促進浮游生物的生長,提高水體初級生產力。

“礁體表面可為附著性海洋生物,為牡蠣、海藻、藤壺及其他貝類生物提供生存空間,優化海洋生物群落和食物網結構,進而修復近岸海洋生態系統。人工礁體還能有效阻止拖網作業,降低海洋資源的捕撈壓力,保護野生水生生物種群。”陸勤勤說。

生態修復功效逐步凸現

江蘇近海海域是海洋漁業資源的重要發生地,是許多重要經濟魚類,如銀鯧、大黃魚和小黃魚的產卵場和索餌場,從保護漁業資源和生物多樣性的角度出發,具有建設養護型海洋牧場的有利條件和內在需求。

但由于江蘇中南部沿海多為淤泥質海岸,且受輻射沙洲影響,水文動力、地形地貌等條件十分復雜多變,發展海洋牧場困難重重。陸勤勤說:“首當其沖的問題是,人工魚礁投放后會否出現淤積和下沉,甚至最終‘石沉大海’,正是出于這樣的顧慮,盡管在江蘇中南部海域建設海洋牧場的提法由來已久,但始終未能付諸于實踐。”

作為常年承擔江蘇海洋資源環保任務的項目單位,江蘇省海洋漁業指揮部從2005年開始年開始,,持續開展海洋漁業資源增殖放流、滸苔綠潮應急防控、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建設等海洋生態環境修復與保護工作。

2015年,為尋求海洋生態修復模式創新和成效突破,指揮部率先開展了江蘇南部海域海洋牧場建設的可行性研究,探索江蘇中南部海洋牧場建設的實現途徑,聯合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東海水產研究所、南京水利科學研究院等單位開展本底調查、選址論證、數模研究、規劃設計等一系列工作。

南黃海海洋牧場建設的探索實踐,得到了國家和江蘇省政府的充分肯定與支持。2016年啟動了首批人工年啟動了首批人工魚礁試驗后,于2017年啟動示范區創建項目建設年啟動示范區創建項目建設,,2017年底成功獲批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至2018年底將投年底將投放人工魚礁近3000個個、約1010萬立方米萬立方米,,形成海洋牧場區面積約10平方公里平方公里。。

南黃海海洋牧場位于呂泗漁場154漁區漁區、、輻射沙洲外緣、小黃魚銀鯧國家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實驗區內,距離近岸40海里左右海里左右,,是全國第一個位于領海外的海洋牧場,也是一個位于重要漁場范圍內的海洋牧場。

南黃海海洋牧場建設是領海外、開放水域海洋牧場建設的新模式,在人工魚礁建設、跟蹤監測評估、后期管護運營等方面都面臨全新的情形與挑戰,大大豐富了我國海洋牧場的建設實踐。

通過對南黃海海洋牧場的長期系統監測,結果顯示:當前人工魚礁水下狀態良好,沒有發現明顯的下沉或淤積,礁體表面已經附著生長大量珊瑚、藻類、貝類,部分拖網作業網具被礁體纏繞破壞,海洋牧場的生態功效正在逐步顯現。

南黃海海洋牧場的探索實踐對帶動周邊海域尤其是沿海市縣在海洋牧場方面的投入,發揮了一定的示范作用。但在陸勤勤看來,江蘇南黃海海洋牧場的建設時間相對較短,整體建設內容與模式還較為單一,還面臨很多現實問題與困難,遠遠談不上成熟,仍需要在實踐中予以不斷評估和完善。

海洋牧場建設隱憂不容小覷

近年來,我國的海洋牧場發展迅速,但客觀上存在一些隱憂。亟須解決技術能力與發展需求之間的矛盾。海洋牧場建設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到物理、地質、生物、信息、建筑等多個學科,但從事海洋牧場研究的機構和人才非常缺乏,環境優化、生境營造、魚類行為等各方面的基礎研究亟待加強。

陸勤勤表示,這不僅僅是海洋牧場建設中面臨的問題,在海洋生態環境修復與保護工作中普遍面臨這樣的問題。國家日益重視環境保護工作,各級政府在生態修復與環境保護工作中都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具有非常迫切的現實需求,但當前的基礎研究和技術能力水平難以進行有效的支撐。

面對海洋牧場建設的現實隱憂,陸勤勤認為,首先要解決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之間的平衡。海洋牧場歸根到底是一種漁業模式,經濟效益是其追求的重要目標之一,僅靠政府資金支持,在后期運營管護以及產業化方面都面臨很多問題。因此,吸引社會資金進入,實行企業化運作,成為很多沿海地方推進海洋牧場建設的重要舉措。然而,企業對經濟效益的片面追求,又可能背離政府基于生態效益而發展海洋牧場的初衷。

其次要解決頂層設計和基層探索之間的結合。海洋牧場建設之于海海洋牧場建設之于海洋生態修復的積極意洋生態修復的積極意義毋庸置疑,但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與總體規劃仍顯缺乏。目前的海洋牧場建設主要依靠基層的探索實踐,各級政府都可以自由發展海洋牧場,但是各地海洋牧場的建設初衷和利益考量、建設模式與管理規范、技術支撐能力水平、跟蹤評估力度與評價辦法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差異,對海洋牧場建設的總體與長遠規劃缺乏全局視野,不利于海洋牧場的整體有序科學發展。尤其是在技術攻關、總體規劃、監督評價、法制建設等方面,應當應當在國家層面進行統在國家層面進行統籌謀劃籌謀劃。

江蘇:構筑“藍色糧倉”先行區

20世紀40年代后期,世界著名海洋生態學家、水產學家朱樹屏研究員提出了“水即是魚的牧場”的理念,倡導“種魚與開發水上牧場”;60年代后,我國海洋農業奠基人曾呈奎院士等提出了我國海洋漁業必須走“海洋農牧化”發展道路的觀點。

隨著現代漁業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人們對海洋牧場建設理念不斷深化。到目前為止,學術界尚未對海洋牧場作出統一的定義,反映出對海洋牧場的認識還在不斷深化和完善中。

在現代海洋牧場的江蘇實踐中,主要是通過人工魚礁、增殖放流等生態工程建設,修復或優化生態環境、保護和增殖漁業資源,并對生態、生物及漁業生產進行科學管理,使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協調發展,從而構筑我國“藍色糧倉”的先行區。

人工魚礁海洋牧場唱主角

上世紀末以來,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受人類活動干預的持續影響,近海生態系統遭受威脅,漁業資源衰退、近海水質污染等問題逐漸顯現。

作為江蘇乃至全國最重要漁場之一的呂泗漁場也不例外。江蘇省海洋水產研究所所長陸勤勤告訴記者:“調查表明,呂泗漁場海域主要海洋生物資源呈現小型化、低齡化特征,優質、大型經濟生物資源種群數量急劇下降,低質、小型、生命周期短、營養級水平低的種類資源相對上升,部分物種瀕臨滅絕,生物多樣性顯著降低。”

近年來,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日益重視海洋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海洋生態修復的投入力度不斷加大,海洋牧場建設正是其中重要的措施之一。

在陸勤勤看來,海洋牧場是基于海洋生物與環境相互作用的原理,在特定海域內,通過建設人工魚礁、海藻場和海草床等生境,營造或修復海洋生物繁殖、生長、索餌和避敵所需的場所,并結合增殖放流、生物馴化控制、休閑漁業開發、資源環境監測和巡查管護等措施,實現海域生態環境改善、漁業資源增殖及持續健康開發利用的復合型漁業模式。

“相比單一的增殖放流等方式,海洋牧場之于生態修復具有長效性、系統性等優勢。”陸勤勤表示,人工魚礁是海洋牧場的最重要組成部分,礁體受海洋環流沖擊后,在迎流面會形成上升渦流區,背流面會產生渦動緩流區,沉積于海底的有機碎屑及營養物質會隨上升流擴散至水體中上層,從而促進浮游生物的生長,提高水體初級生產力。

“礁體表面可為附著性海洋生物,為牡蠣、海藻、藤壺及其他貝類生物提供生存空間,優化海洋生物群落和食物網結構,進而修復近岸海洋生態系統。人工礁體還能有效阻止拖網作業,降低海洋資源的捕撈壓力,保護野生水生生物種群。”陸勤勤說。

生態修復功效逐步凸現

江蘇近海海域是海洋漁業資源的重要發生地,是許多重要經濟魚類,如銀鯧、大黃魚和小黃魚的產卵場和索餌場,從保護漁業資源和生物多樣性的角度出發,具有建設養護型海洋牧場的有利條件和內在需求。

但由于江蘇中南部沿海多為淤泥質海岸,且受輻射沙洲影響,水文動力、地形地貌等條件十分復雜多變,發展海洋牧場困難重重。陸勤勤說:“首當其沖的問題是,人工魚礁投放后會否出現淤積和下沉,甚至最終‘石沉大海’,正是出于這樣的顧慮,盡管在江蘇中南部海域建設海洋牧場的提法由來已久,但始終未能付諸于實踐。”

作為常年承擔江蘇海洋資源環保任務的項目單位,江蘇省海洋漁業指揮部從2005年開始年開始,,持續開展海洋漁業資源增殖放流、滸苔綠潮應急防控、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建設等海洋生態環境修復與保護工作。

2015年,為尋求海洋生態修復模式創新和成效突破,指揮部率先開展了江蘇南部海域海洋牧場建設的可行性研究,探索江蘇中南部海洋牧場建設的實現途徑,聯合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東海水產研究所、南京水利科學研究院等單位開展本底調查、選址論證、數模研究、規劃設計等一系列工作。

南黃海海洋牧場建設的探索實踐,得到了國家和江蘇省政府的充分肯定與支持。2016年啟動了首批人工年啟動了首批人工魚礁試驗后,于2017年啟動示范區創建項目建設年啟動示范區創建項目建設,,2017年底成功獲批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至2018年底將投年底將投放人工魚礁近3000個個、約1010萬立方米萬立方米,,形成海洋牧場區面積約10平方公里平方公里。。

南黃海海洋牧場位于呂泗漁場154漁區漁區、、輻射沙洲外緣、小黃魚銀鯧國家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實驗區內,距離近岸40海里左右海里左右,,是全國第一個位于領海外的海洋牧場,也是一個位于重要漁場范圍內的海洋牧場。

南黃海海洋牧場建設是領海外、開放水域海洋牧場建設的新模式,在人工魚礁建設、跟蹤監測評估、后期管護運營等方面都面臨全新的情形與挑戰,大大豐富了我國海洋牧場的建設實踐。

通過對南黃海海洋牧場的長期系統監測,結果顯示:當前人工魚礁水下狀態良好,沒有發現明顯的下沉或淤積,礁體表面已經附著生長大量珊瑚、藻類、貝類,部分拖網作業網具被礁體纏繞破壞,海洋牧場的生態功效正在逐步顯現。

南黃海海洋牧場的探索實踐對帶動周邊海域尤其是沿海市縣在海洋牧場方面的投入,發揮了一定的示范作用。但在陸勤勤看來,江蘇南黃海海洋牧場的建設時間相對較短,整體建設內容與模式還較為單一,還面臨很多現實問題與困難,遠遠談不上成熟,仍需要在實踐中予以不斷評估和完善。

海洋牧場建設隱憂不容小覷

近年來,我國的海洋牧場發展迅速,但客觀上存在一些隱憂。亟須解決技術能力與發展需求之間的矛盾。海洋牧場建設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到物理、地質、生物、信息、建筑等多個學科,但從事海洋牧場研究的機構和人才非常缺乏,環境優化、生境營造、魚類行為等各方面的基礎研究亟待加強。

陸勤勤表示,這不僅僅是海洋牧場建設中面臨的問題,在海洋生態環境修復與保護工作中普遍面臨這樣的問題。國家日益重視環境保護工作,各級政府在生態修復與環境保護工作中都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具有非常迫切的現實需求,但當前的基礎研究和技術能力水平難以進行有效的支撐。

面對海洋牧場建設的現實隱憂,陸勤勤認為,首先要解決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之間的平衡。海洋牧場歸根到底是一種漁業模式,經濟效益是其追求的重要目標之一,僅靠政府資金支持,在后期運營管護以及產業化方面都面臨很多問題。因此,吸引社會資金進入,實行企業化運作,成為很多沿海地方推進海洋牧場建設的重要舉措。然而,企業對經濟效益的片面追求,又可能背離政府基于生態效益而發展海洋牧場的初衷。

其次要解決頂層設計和基層探索之間的結合。海洋牧場建設之于海海洋牧場建設之于海洋生態修復的積極意洋生態修復的積極意義毋庸置疑,但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與總體規劃仍顯缺乏。目前的海洋牧場建設主要依靠基層的探索實踐,各級政府都可以自由發展海洋牧場,但是各地海洋牧場的建設初衷和利益考量、建設模式與管理規范、技術支撐能力水平、跟蹤評估力度與評價辦法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差異,對海洋牧場建設的總體與長遠規劃缺乏全局視野,不利于海洋牧場的整體有序科學發展。尤其是在技術攻關、總體規劃、監督評價、法制建設等方面,應當應當在國家層面進行統在國家層面進行統籌謀劃籌謀劃。

江蘇省海洋與漁業局 版權所有

蘇ICP備05009012號

高清一区高清二区_色色虎